重庆寸草心心理咨询中心

首页 >> 机构动态 >>寸草心专家随笔 >> 小红花,送自己
详细内容

小红花,送自己

小红花,送自己

可能有很久没有去认真看一部电影了,春节即将到来,也要给自己一个2020年的告别仪式感。似乎好像只有快下线的小红花才激起了我一些微微的波澜。就这样吧,疫情之年,感受关注癌症题材的影片,也许更贴切。

癌症如果是对手,一定是很强大的对手。赵英俊的离世也许带给很多人一次深刻体验。因为太有才,因为还年轻,因为就是电影片尾曲的演唱者。他胜不了对手,至少也是勇敢的做了各种抗争,而不是束手就擒。他的不舍是真实的,也是我们几乎每个人对命运留恋的一种情感。没有人想真的离开这个世界,只是有的人会用离开世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生命的不舍但又无可奈何的弃权。就如电影中假发店老板的妻子一样,接受不了事实,干脆就通过结束来缩短这种痛苦的蔓延。活下去本身就是我们生存的动力,活着有累有辛酸有无助又是生命本身局限带来的脆弱属性。于是有了很多年轻人所流行的丧文化,佛系等,就是一种对命运无常的一种妥协或者隔离。好几次聚会,酒足饭饱后快要结尾的时候就选择独自走掉,因为只想把那种欢愉截图在那一刻的记忆库里,不愿意听到依依的告别,不愿意看到模糊的背影。所以我的筵席从未有散。只有中场休息。

如果我们蜷缩在自己的小角落消极的叹息一切无常,不公,可能我们就失去了走出角落去感受大千世界的兴致与机会。一航就是以疾病手术为酷,以消极为标签,傲慢却又愤怒的与世无争。当他看到别人依靠互相鼓励方式塑造信心的时候,他却冷峻的想叫醒每个人要接受无可奈何的事实。其实他那时刻的意气用事带有青春气息的天真,也是久病难治的煎熬。他不理解的是,其实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是依然残存侥幸与信念,抱团取暖,互赠希望。所以比他更酷更有资本消极的马小远反而更加像个正常人一样,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少了很多教条,多了许多豪爽。很有仪式感的去感受各种新鲜刺激,可以打破陈规,恣意当下。以开心为前提,以自然为基础。反正都要离开,干脆多点洒脱,少点遗憾何尝不可。

事情多得很,压力大得很,没有闲心,没有时间就是健康正常人的日常。可是如果真正要认真关注自己,关注他人的时候,也许事情真没那么多,压力真没那么大,闲心总会有的,一点时间总挤得出来的。还未病的人与已病的人,区别就在于,前者还可以自由选择忙碌或者清闲状态,后者可能已经没得选择,他们只想做个健康的人。马小远用健康人活着的方式激发了一航内心的渴望,不能去体验的就场景植入,梦想的地方就照进现实,跋山涉水也要去尝试。这是对自己这一次生命的交代,也是对自己即将离别的仪式。

再坚强的人也有崩溃的时候,只是看自己的痛点在哪里。选择嚎啕大哭郁郁寡欢,还是沧海一笑滔滔随浪,都是我们自己的态度。最后几十年,几年,几月,几天,没有本质的不同。那就给自己一朵小红花,带着轻松的欢喜,从容的走完自己的红地毯!


重庆优秀心理医生张彭_副本.png

                   重庆心理医生张彭

重庆寸草心心理咨询   

张彭

2021.2.4


技术支持: 太月星(网站建设)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