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寸草心心理咨询中心

首页 >> 机构动态 >>寸草心专家随笔 >> 起风了,少年
详细内容

起风了,少年

重庆心理医生张彭:起风了,少年
    
     一听吴青峰唱到“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这句歌词的时候,很容易进入动漫《起风了》的壮志凌云画面感。宫崎骏的作品还是很有立意的,就像电影中所说的: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生存,让人们春节后又开始忙碌起来,又开始异地互迁。南来北往。离别总是悲调的,就像婚礼,仪式举行时候固然是欢喜的高潮,婚宴过后的众人离去也是一幕幕送别。说不上凄凉,但总也感觉好不容易的欢喜相聚,总是离愁相伴。更何况为了生活即将远行的人们,也许一年半载都只能通过电话网络联系。平凡的生活总是充盈而具体,鲜有改变世界的远大构想。世界之大,只想去做想做能做的事情。崛越二郎就是专注自己想做的事情,终于做了自己领域的王者。虽然客观事态的发展让事情不尽完美,可也完成了生命的一次自我实现。相对于很多人的抱憾终生,也算是对自己生命的一个交代。
 
    做了很多案例,很多时候在亲子关系咨询中,感受到了作为父母的不及格与急切。可是今天要为父母们背背书,这种急切焦虑也是出自于为人父母对子女的一个交代,就是在自己最大能力范围内让孩子们尽可能积攒生存能力,以不至于被生活拖累甚至埋没。少年们,如果细想你们不懂不屑不理解的父母们,看看你们给他们带来了什么。你们从出生开始就给了他们一个需要担负重大责任的角色——爸妈,催促他们立即成熟。然后因为你们的弱小让他们必须强大,降低了你们生存的焦虑,增加了安全感。他们催你起床吃早饭,催你学习,催你上进,催你结婚等等,也许都让你们很不耐烦,很不自在。才有了焦俊艳与高亚麟的那种对话,一个向往自由的年轻人,可以用所学所见有理有据的去拒绝父母的要求。其实这无关对错,只是摆出了一个事实,就是父母在与不在,对人的影响差别很大。
 
    高亚麟说父母是少年们与死神之间的一堵墙。解读一下,作对也好,和解也罢,父母天然的隔离了孩子与生活,甚至死神的进一步认知。畅谈生死的人都是还没有近距离看到生命终点的。也许父母老去或者不在的时候,来路模糊了,去路清晰了,才会有一种真正的孤独成熟感。这种成熟就当父母自己的父母苍老或者不在了,目睹体会了自己的下一个环节,因此才倍加珍惜努力与焦虑并存的当下。特别是已经作为顶梁柱的父母自己,他们的身心聚焦都在担忧自己的孩子,没有能力,没有学好,没有陪伴,没有未来。因此慢慢由曾经的善解人意温柔坚强,慢慢变得粗暴,变得强势,变得唠叨,变得蛮不讲理,他们只是想用自己可以想到的方式,去一切为了孩子们好。无论怎样的冲突,最后始终可以站在孩子身后的,也许也只有父母。这不是什么特定情谊,不是江湖义气,更不是利益攸关。只是因为,他们叫父母。
  
     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贡献所有价值以后,作为孩子们,也会开始去做父母的角色,去感受孤独的成熟,由可爱变得蛮横。人生的交代,无非就是完成任务,实现想法。任务型居多,自我实现型偏少。父母的力量影响,一般在中年达到顶峰,恰恰也是能给子女们最好满足的时候,这个时候弊端就是孩子们容易有错觉,就是一切好像不那么难,不用努力也可以享受太平富足。再随着年岁的增长,父母们渐渐失势,在社会逐渐边缘化,甚至变成老弱病残等弱势群体。剩下的路就是子女们自己的了,是骡子是马,遛遛就现原型。现形之前的准备工作,基本就是父母们耗费精力时间去督促完成的。准备得好,适应生存可以稳准狠。生活很现实,每天都是悲欢离合,没有那么多道理可言。不要总是拿侥幸去试错人生,起风了,就像崛越二郎的梦想,要么乘风破浪去欣赏碧海蓝天,要么触目伤怀去接受机毁人亡。
 
    起风了,少年!世界之大,也不难自拔!
 
    重庆寸草心心理咨询
 
    张彭
 
    2019.2.25


技术支持: 太月星(网站建设)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