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寸草心心理咨询中心

详细内容

语焉不详

最近总有一点失眠,或者是夏天的燥热气候吧,降低了入睡的欲望。再去观看了《我不是药神》,一直陷入遐思。
有时候想写一点什么,总是会引入一些影视文学素材。大概是因为文艺孵化于生活,而且巧妙表达现实才具有深度挖掘性的缘故。煽情的故事总让人泪眼模糊,因为直抵人心的情境带入感是比较还原的VR体验,没有什么夸张的矫饰。我们可以美图自己的悲喜欢愁,也可以伪饰自己的富贵贫贱。但是生如夏花,没有例外。
世界很多姿彩,存在意味着随机又丰富。唯有存在,方有可能。活着才具备生活多样性的选择,既然生命已经给予,维持就是责任义务。谁又不是如此呢。千百年来,即便是走到极权体系顶端的秦始皇嬴政,还是处于末端的无名殉奴,也都会挣扎着苟活于人世。疾病患者身份,也是人必定扮演的角色,只因我们生而为人。
生活中,至少绝大多数人还是努力的,谁也不敢也不能懈怠。学界一致的观点,从南宋陆秀夫负帝跳崖那一刻起,上层士大夫贵族从此消亡。明清以后,中下层士大夫阶层也走进历史。资本经济的兴起带来的还是逐利型生活模式。曾经竹林七贤那种潇洒不羁的才艺型狂傲只能是传说,道德清教徒如陶渊明最终只是现代人口头上的向往。不过还是有部分略有文墨之士故作高雅,名利之外寻一个精神名片装裱一下,这至少比佛经都没读过的所谓佛系现象好得多。许多人喜欢规劝另一些的许多人要努力,如同父母们对孩子总是说要好好学习一样。伪命题太多,实际上一直活着本身就是努力的结果。一个人生活不忙碌,别人告诉他要好好努力奋斗。忙得累垮了,别人又说钱是挣不完的,不要拼命。孩子在家休息,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家长说要看书学习后再玩。压力过大焦虑抑郁了,家长又说从没要求学习啊,从没说过一定要考好啊。事实上,可能是没说过一定要考多好,但是考得差的时候,多半也难风平浪静。谁没有努力,还能活到今天吗?自己动手,还是让别人代劳,至少吃穿安全是保证了的。街头天桥行乞的人也在风吹雨淋的敬业呢!
其实就是这样,过程虽然都一致,结果却大相径庭。有的生活丰盛一点,有的生活简陋一些。捧高踩低总难避免。机会,运气,环境很多际遇无法每个人都一样,客观因素无法人为主导。但是主观上,谁又不想更好更多更优秀呢,看看现在的人为了养家糊口然后更胜一筹,有的努力坐享其成,有的努力营销业务,有的努力恋爱结婚,有的努力勾心斗角。优越感与底气需要结果加持。多的享受少的赞美,少的渴望多的恩惠。电影里的病人努力活着,不是因为要去探寻世界多么壮观美丽的小资情调,只是仅仅不想死而已。
人说给人听的道理词库已经异常庞大。就是很难或者不想找自己说给自己的听的。宁愿活在别人都看穿了的假装里面,也要尽力催眠自己,获得一种自以为是的安宁。人性的根本之处还是善多一些,毕竟每个人与其他人并没有求生的本质区别,除了极端你死我活的境地,唯有善意真诚,可以多一线共存共荣的生机。
《战国策》有云:万物各得其所,生命寿长,终其年而不夭伤。佛有佛路,道有道途。夏末而秋至,接着寒冬。生命亦是如此,得意勿忘形,苦心终有报。电影中程勇最后对病人的救赎,无关世俗功利,而是获得了自己的一份心安,这种心境的升华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只在于刹那善念而已。经常有人说,做老实人好人没啥好报,总是吃亏。其实阳明心学说,做好人本身就是福报。有些圣人之说没法现实争辩真假,感受只有自己清楚。
生如夏花惊鸿一般短暂,既然都是那些花儿,那就像朴树唱的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重庆寸草心理  张彭
2018.7.10

技术支持: 太月星(网站建设) | 管理登录